矫情且有病。

未成年的夏天『冠莎』

(ー`´ー)翻空间翻出来的

(ー`´ー)十七岁的夏天,也就是去年夏天写的

(ー`´ー)论高考怎么把我的文力逼成现在这个狗样

(ー`´ー)伤眼注意


未成年的夏天


一。


盛夏,带着薄荷味道的风和着阳光一起窜进教室,然后被吱呀作响的老旧风扇吹散。


联考前的夏天,汗水湿透的白色衬衫和不会停下的笔尖,永远做不完的习题和一点点开始稳定不再改变的分数,校长演讲时口中的青春,与名次和分数绑在一起的青春——


什么嘛,我的青春才不是这样呢。


蔡昇晏趴在课桌上,拿厚厚的一叠叠书本挡住讲台上老师巡视的视线,偏过头看向正深陷在题海里的刘谚明。


“诶诶刘谚明,你说那个风扇会不会转着转着就掉下来砸死人啊”


“不会啦,不过昇晏不快点把物理做完的话会死很惨哦”


刘谚明沒有停下笔,甚至目光都沒有离开过书本。


蔡昇晏盯着刘谚明许久,没在开口,最后只是不留痕迹的叹了口气。


果然不能打扰学霸学习呢。


蔡昇晏把头转到另一边,看向窗外的操场。被阳光晒得明晃晃的绿草地上有那么一小群学弟正在挥洒着汗水挥舞着青春。


真好啊——在心底这样叹一声,蔡昇晏突然觉得自己老了。


嘿刘谚明,你的青春是什么呢?课本?分数?名次?未来?


那,你的青春里会不会有我呢?



站在叽叽喳喳吵闹着的人群外围,仗着还算不矮的身高在名次的前十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松了口气,侧过身子,果不其然在榜单的最后找到了了蔡昇晏的身影。


不过,他的注意力似乎不在名单上。顺着蔡昇晏的目光,刘谚明发现了榜单不远处坐在草地上的两个人。


誒,那个个子小小的男生是每次数学都考第一的温尚翊么?他是在給……隔壁班的陈信宏分析试卷?原来他们关系这么好啊。


刘谚明收回目光,看向蔡昇晏,然后,他想他沒有错过他眼中的那丝丝羡慕与苦涩。


呐,你在羡慕什么呢?


不是不明白蔡昇晏的心思,也不是没看懂自己的心,只是,自己身上背着的父母的期望,老师的赞许,同学的仰慕太重,让他无暇顾他。


刘谚明重重叹了口气,抓回了飘远的思绪,再一次寻找蔡昇晏身影时却发现人早就不见了。


连影子也找不见。


三。


又是一个与平常无异的下午。


不,还是有那么些不一样的。蔡昇晏惊讶看着叫醒了自己打瞌睡的刘谚明。


要知道,以前这家伙从来都是等自己睡在那儿甚至还会帮自己看着老师的。


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刘谚明歪头,嘴角扬了扬,笑道:“看什么看,好好复习”


“……哦知道了啦。”蔡昇晏撇嘴,他才不会把心底那一点点小小的开心表现出来呢。


风扇还是呼啦呼啦的转,却始终吹不散少年们背上的汗水,耳畔萦绕着的是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以及教室一角小小声的——


“诶刘谚明这个怎么做”

“用动能定理啊和之前那道题一样”

“哎呀再讲一遍嘛”

“……你刚刚又走神了对吧,嗯?”


学渣的逆袭,果然还差的很远。


下课铃打响,刘谚明伸手揉了把难得努力了一节课的蔡昇晏软踏踏的头发,在对方炸毛前笑道“放学后去我家吧?”

“诶干嘛?”


蔡昇晏眨眨眼,有些疑惑


“帮你补习啊”


听见这句话,蔡昇晏愣了愣,然后,脸上带上了刘谚明太久沒有见过的灿烂笑容。


“好啊。”


夏天,就是明晃晃的阳光,流淌的汗水,少年的笑颜以及,向前的青春。


end


评论
热度(5)
© 音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