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且有病。

【毛毛雨】记忆碎片

记忆碎片

 

☆高考完的第一篇

☆人生第一篇剑三同人

☆第一篇毛毛雨,剧情弱,HE

☆想写肉但是_(:з」∠)_

★伤眼注意

 

 

 

莫雨一直有一个小小的心愿。

 

如果自己能活到这世间太平的那一日,便回到那已成为废墟的稻香村,在那棵巨大的桃树下,修一小木屋,整日看那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等到大限将至,就去大侠墓那儿和那大侠挤一挤。

 

哦,听说大侠墓里的大侠,还是毛毛的爹来着。

 

 

世人憎他者,叫他小疯子,敬他者,唤他少谷主。这些称呼,他都不喜欢,仿佛他天生属于恶人谷一样,恶人谷便是他的归处。

 

归处,什么是归处。脑海里一个声音告诉他,归处便是家,那,什么又是家呢?他还记得,少年糯糯的声音对他说,小雨哥哥在的地方,就是家。

 

每当午夜梦回,他总觉得,自己还置身于那小小的稻香村,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小月的扇子扇出苦涩的药味,大海师傅的雕从头顶飞过,村长伯伯总是唉声叹气,伴着毛毛的哭声。

 

对了,毛毛,我们离开稻香村的时候,有把那个布娃娃带上吗?

 

梦里毛毛的笑脸还近在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睁开眼,抓住的却是清冷的月光与乌鸦的悲鸣。

 

 

两军对阵,千钧一发。

 

莫雨纵身飞上昆仑山头,寒风凛冽,他眯着眼望着冰原上的刀光剑影。浩气盟的阵型慢且稳,主将应该是可人,若是毛毛领军,那一定早就打的不可开交了。

 

若是毛毛领队…明明是在战场上,莫雨的思绪却不合时宜的飘远,若是毛毛在这战场上,那自己一定可以看见那抹蓝色在人群中挥舞着重剑,少年英杰的身影,格外耀眼。

 

恍惚间,似乎真有一抹蓝色运起轻功朝自己飞来,然后狠狠的砸在了自己身上。

 

莫雨接住人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子,看见挂在自己身上的人,有些疑惑:“诶,毛毛?你怎么……”

 

“雨哥雨哥,今天是可人姐在管事,所以我就偷跑出来啦!”听着人语气里藏不住的喜悦与兴奋,莫雨总觉得自己看见了莫杀养的那只叫二黑的狼狗,见了谁都摇尾巴,莫杀老怀疑那狗是不是从浩气盟溜过来的。

 

看着毛毛从自己撒娇的样子,莫雨觉得真的很有必要叫人查查那小二黑的来历。

 

叹了口气,莫雨故作气恼的责备道:“玄英,现在两军交战,若被人看见你我私下见面,对你——”“哎呀小雨哥哥”穆玄英歪头,拽住莫雨的袖子往山里跑了几步,压低了声音有些委屈:“我们都多长时间没见面了……”

 

莫雨一愣,摇了摇头,便由着人带自己远离了战场。

 

只是等跑远了才反应过来。

 

你浩气盟有可人带着,我恶人谷可没人管呢?!

 

 

曾经的某次欢爱过后,莫雨窝在毛毛怀里,或者说,毛毛紧紧把他圈在怀里。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傻毛毛已经成为了江湖人人称赞的少盟主,还老被提到自己的对立面相比较。

 

莫雨一点儿都不喜欢这样。

 

管他什么少盟主穆大侠,毛毛就是毛毛,他的傻弟弟。

 

毛毛的手一遍遍拂过他的背,像哄着一只猫儿。莫雨迷迷糊糊的,然后,又想起了那个梦。

他眷恋着的这个人牵着他的手走过千山万岭,回到那个小山村。村子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小月熬着药,大海训着徒弟,村长叹着气,然后毛毛嘴角带笑拉着他沿着那条小路来到了那棵桃树下。

 

他对他说,那是他们的家。

 

莫雨睁开眼睛,毛毛已经睡熟,还保持着入睡前哄着他的姿势,莫雨在心底不留痕迹的叹了口气,不忍叫醒他问他那个问题。

 

那个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他看见他的毛毛拿着剑站在他面前。

 

而他自己,浑身血污满是伤口,跪在浩气盟正气厅前。有个声音叫穆玄英选,是浩气盟还是莫雨。

 

他没有听见毛毛的回答,只看见,他举起了手中的重剑。

 

莫雨猛地惊醒,背上出了一身冷汗。

 

他很少被梦中景象吓着,更别说惊出一身冷汗,或者说,他根本就很少做梦。

 

记忆里,上一次被吓醒,是以为毛毛死了的那段时间。

每天魂不守舍,食不下咽,若不是谷主一直陪着,说不定就死在了那里。

 

莫雨扭头,望向屋外冷冷的弯月,叹了口气。

 

这世间,最能惹他心神不宁,让他喜怒由人,令他魂不守舍的,只有一人。

 

那人名叫穆玄英,而他只愿叫他毛毛。

 

毛毛,若是真有一天,浩气盟与我摆在了你的面前,二选一,你会选择哪一方呢?

 

 

 

穆玄英走进酒楼,不用费力去找,便寻见了角落的清冷身影。穆玄英又一次以扑的方式蹭了过去。

 

“小~雨~哥~哥~我好想你!”

“少来贫。”

 

莫雨宠溺的抬手揉了揉人柔软的头发,回头对小二点点头示意上菜。穆玄英嘿嘿笑着,问莫雨今天叫他出来有什么事。

 

莫雨一愣,似乎有点难以开口,穆玄英奇怪的歪头看着他的莫雨哥哥,他第一次看见他的雨哥这个样子。

 

“呃……毛毛,你有什么心愿吗,呃,就是,想要做的事?”莫雨摸摸鼻子,断断续续的开口。

 

看向毛毛,他似乎正苦恼着这个问题:“恩……是什么呢?应该是……想和莫雨哥哥做一次?”然后他就看见了炸毛了的莫雨喵:“认真一点!”

 

“好吧好吧”毛毛吐吐舌头,换了副表情认真道:“我想要这世间再无纷争,百姓安家乐业,朝廷有所作为。”

 

果然是少年英杰该有的答案呢,莫雨想要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他却意识到一个让他难受到揪心的事实。

 

毛毛的心愿里,没有我。

 

 

时间依旧那样缓慢却又坚定地向前流淌。

 

那日过后,莫雨不知怎么就厌倦了阵营纷争,或许是因为,毛毛不喜欢。

 

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满心满念都是他了呢?

 

莫雨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格外的想回到那个山村,那个记忆中的小山村。

 

他知道,稻香村再也不会有那苦涩的药味,那飞过的大雕,与那若有若无的叹气,但是,那棵桃树一定还在。

 

或许真是上天有眼,让那期盼的许久的和平在不远的将来到临。

 

莫雨简单收拾了下行李,拒绝了王遗风的挽留,独自踏上了归程。他走的是当年他和毛毛颠沛流离时走过的路,一点点的捡起了那快要变得模糊的记忆。

 

漫漫旅途到了终点,莫雨看着变成了废墟却仍有当年离开时模样的村子,轻叹了口气,他沿着记忆中的路寻找着那棵桃树,那棵他执念了那么久的桃树。

 

寻见桃树时,他惊奇或者说惊喜的睁大了眼睛。

 

他的毛毛,他本打算今生不在相见的毛毛,正独自在那棵桃树下举着把尺子丈量着什么,听见声响,见着是莫雨,一脸毫不意外的表情,冲他露出个微笑:“小雨哥哥,你来了。”

 

“毛毛,你怎么……”

 

“我本打算当这世间太平之后,便同你一起回到这里。”

 

“可当我赶到恶人谷时,谷主却告诉我你已经离开。”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这里,一定会,于是就快马加鞭赶了过来。”

 

“不过小雨哥哥,你还真慢。”

 

穆玄英慢慢走近莫雨,将他拥入怀中。

 

“你曾问过我的心愿,我说我想要这世间再无纷争,百姓安家乐业,朝廷有所作为。但是,当时的我故意说漏了一句:想要这世间再无纷争,百姓安家乐业,朝廷有所作为。在那之后,便永远同你在一起,永不分离。”

 

莫雨觉得,这一定是梦,不然,他怎么觉得他闻见了一股苦涩的药味,看见了一只大鸟,还听见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他紧紧回抱着穆玄英,他的毛毛

 

“好,永不分离。”

 

FIN


评论(16)
热度(40)
  1. 燕承音弥 转载了此文字
© 音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