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且有病。

安心感【春马中心,隐春糖】

安心感

 

与其说是春糖CP向不如说是友谊向。

我羡慕着他们。

渣文笔。

剧情弱,短完。

OOC有。

 


三浦春马刷到ins的更新是在凌晨时分。

 

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天忙的晕头转向的通告,预习了第二天的台本,拖着掩饰不住疲惫的身子倒下躺在床上,顺手拿起手机,便看见了评论数不断上升的一张照片。

 

翔平举着剪刀手弯着嘴角眯着眼,绿毛的taka露出了一口大白牙,以及,坐在taka腿上笑的温暖的健。

 

呆愣片刻,又有些无奈的苦笑两声,自己似乎有很久都没出现在这帮人的照片中了吧?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收到邀请一起去玩,却被自己一次次婉拒。不过他们明知道他挤不出时间还一次次的邀他,真不知道再想什么…

 

有点特意的故作伤感站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看着完全没有因为夜幕降临而失去活力的城市,想象着哪一处灯火属于自己这帮好友,叹了口气。这两年来,忙到了一种自己都不敢想的地步,特别是今年,总感觉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见这群人了。

 

不过嘛……

 

转身像个孩子似得扑到床上,弯起嘴角在那张照片下面按了个赞,没有评论,他知道他们懂。

 

就像那年taka唱着的:

 

でも変わらずこの場所はあるから

 

属于我们的地方,一直都在哦。

 

 

“当然是怕你寂寞咯。”春马在某次探班的时候半开玩笑的问翔平,结果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小健说,春马虽然喜欢安静,但是却意外的很害怕寂寞呢。”春马看着翔平,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好吐了句槽:

 

“你顶着这个发型说这个好没说服力。”

 

“……你以为我愿意,把我帅气英俊的脸都遮了一半了!”那时正在拍摄某部充满了萝莉的电视剧,苦着张脸的翔平嘟着嘴,伸出手拨了拨挡住眼睛的刘海,春马大笑着揉了揉这头乱毛。

 

春马离开的时候,翔平很确信自己听见了这么句话。

 

“谢谢你们。”

 

 

什么嘛,怕寂寞的明明是你才对。

 

想起那年在节目里红着眼睛的小兔子健这么说道:“所以,请不要让我一个人。”

 

当时是有那么一下,内心最柔软的那一块被击中了吧。

 

记忆中还没有红透半边天的那几年,自己和健走在纽约的街头,旁若无人的打闹,拽着一点儿也不标准的英语嘲笑对方,然后躺在旅馆的床上大眼瞪……大眼。

 

还有在潮湿的东南亚的火山泥里毫无形象的打滚,偷偷摸摸的去看野生的大象,一起去当猩猩爸爸。“绝对是玩疯了。”回来后负责剪辑的staff这么评价。

 

也许吧,不过话说回来,谁和自己的好友在一起的时候,不会玩疯呢。

 

那些走远了的日子在脑海中一点点清晰,他想起在公司的第一次相见,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属于他自己的路。

 

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呢。

 

不止是小健,他想起了那年还没正式作为俳优出道的翔平,拥有着阳光般的笑脸,顶着一头乱翘如同花仙子般的发型,在极道3的片场捧着剧本嘟着嘴询问自己某个场面怎样去演比较好。

 

还有那年明明身高1米9却要演个胆小鬼的优,委委屈屈的样子简直……搞笑。

 

……

 

我们啊,都成长了呢。

 

有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依旧唱着。

 

相変わらずあの頃に話した

我还在继续追逐着

 

夢を僕は追い続けてるよ

那时说起的梦想哦

 

对呀,我们都还在追逐着那时说起的梦想。

 

 

从昨天晚上开始,春马就不停的被电话短信骚扰。

 

你问是谁干的?

 

名单有点长,佐藤健三浦翔平taka高桥优城田优一类的……

 

反正,就是他的那伙损友。

 

然后骚扰内容与以前也没啥大的区别,无非就是邀请他和他们一起出去吃吃喝喝唱唱玩玩除了多了一句:“你一定要来!”

 

什么嘛,之前我没来你们不是照样玩的嘻嘻哈哈的。

好吧三浦春马承认他想这话时内心有些小小的难过,不是别的什么,是以为好友遗忘自己的失落。

 

想了想,还是拿出日程表,把他们说的时间那一块空了出来。

 

也实在该聚聚了呢。

 

 

站在约定地点门口,三浦春马取下伪装的墨镜,他突然有点害怕。

 

他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反正就是害怕。

 

——大概是害怕,他的到来让那群疯闹着的家伙感到尴尬吧?

 

想要推开门的手似乎被时间定格,最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推开了门。

 

门内很安静,与喧闹的门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连灯都没有开,春马疑惑的“诶”了一声,然后,“嘭——”一声礼花喷的他满身都是。

 

“咦?!”灯光一下子照在脸上,微微眯眼,然后他看见了笑的灿烂的城田优,高桥优,三浦翔平,TAKA,以及佐藤健。

 

吃惊的睁大了眼,内心深处有一股暖流流过,他突然很想哭。翔平一下子就蹭了上来,使劲儿扯着他的脸颊,笑的有点儿嘚瑟。

 

“很感动对吧哈哈哈哈哈。”

 

佐藤健走过来,本来想拦住春马的肩膀却苦于身高只好戳戳这人的腰作罢。

 

“巨人快上映了,知道你马上又是一轮疯狂的宣番,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和你聚聚。”

 

无论如何。

 

“毕竟缺了H的chaosmyth就不完整了啊。”Taka似乎想蹦起来给他个大大的拥抱,但是被Toru死死的按了下去。

 

看着这么一群人,三浦春马突然很想哭,鼻尖一酸,春马低头,把快要流出来的眼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他想知道他是有多幸运,才能遇见这帮家伙。

 

整颗心被满满的安心感包围,什么是安心感?

 

——你追着梦想拼命狂奔,然后一扭头,发现身旁有一群人和你一样追逐着梦想,你知道这群人值得信任,你知道他们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这便是,安心感。

 

或许我应该谢谢老天,春马扬起嘴角。

 

 

END

 


评论(2)
热度(26)
© 音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