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且有病。

老文里最戳我的一段。


想象着那两个美好无比的孩子就那样傻乎乎的对视,然后一起笑出来,周围是忙忙碌碌的斯达夫,大厅里观众们离去的脚步声还没有消失,嘈杂的后台在他们彼此眼中似乎只剩下了对方和自己。


仿佛这样也就够了。


评论
热度(4)
© 音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