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且有病。

【山斗山】流年

流年


山斗山ONLY


大概是因为启蒙动漫是犬夜叉的原因我的脑洞十个有九个都跟妖怪有关_(:3JL)_

想写个平平淡淡的(小)妖怪与(小)少年的故事

标题是因为刚好听到这首歌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与本文并没有联系。


没有文笔没有剧情 不喜点×么么哒

 

 

“如果你能遇见一只妖怪,你会想要和他做什么?”

 

国文课上,那个总是挺着个大肚子的老师讲了个被妖怪救助的旅人报恩的故事,然后邻桌的女生歪过头来问了生田斗真这个问题。

 

“啊……”生田斗真一脸迷茫的眨眨眼睛,看向了前方,准确说,是看向了坐在他前桌似乎正在好好听课的山下智久。

 

于是他勾起嘴角笑了笑,说:“如果我能遇见一只妖怪,我觉得我会对他说,当我的宠物吧。”

 

不出意料,他收获了山下智久狠狠的一瞥。

 

 


国小毕业的那个夏天,因为不巧正赶上了父母业务最繁忙的时段,于是长得还像个小土豆的生田斗真被果断的扔给了住在北海道乡下的外公外婆。

爸爸妈妈总觉得有些亏待了习惯了东京生活的生田斗真,每次打电话都有些小心翼翼的。

 

可乡下也没什么不好。还长着张包子脸的小土豆啃着外婆冰好的西瓜,把脚寖在凉凉的溪水里,他想。西瓜比东京的甜,天空比城里的蓝,就连隔壁害羞的土土的小女生都比班上同学更可爱些。

可是,总觉得缺点什么。缺点什么呢……

生田斗真抬头,想要挤出几滴表达忧伤的思念的泪水。

他想念他的游戏机和漫画们了,他还没有救出大小乔,也不知道悟空有没有打败大强盗,总而言之,他觉得无聊了。总是慈祥笑着的外公看出了他的烦恼,摸摸他的脑袋,告诉他或许可以去那附近山里逛逛,或许能够找到比游戏机和漫画们更好玩的东西。

生田斗真瘪瘪嘴,表示他内心的强烈不服,他才不承认世界上有比征服世界拯救美少女更好玩的东西。

外公依然保持着那高深莫测的微笑,说,去看看吧,看看总比在这儿发呆有趣。

所以在一个午后,生田斗真拿着街头大叔烤得香香的还流着汁水的章鱼丸子,跑到了那座山下。

山上有什么呢?正是盛夏,耳边是不曾停歇的蝉鸣,时不时还有来自神社的钟声伴着巫女的扫帚扫地的沙沙声,风吹树摆,不知道名字的鸟一声接一声的叫着。

香香的章鱼丸子却有些烫,生田斗真吹吹,然后小心翼翼的咬下一口,迈向了上山的第一步。

 

山上有什么呢,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一片绿色,朝远处看去似乎还有一层层的薄雾浓罩着树林,什么都看不清楚,山林深处的泉水汇成一股小小的溪流,从脚边流过。

 

年仅12岁的生田斗真想了想,决定朝泉水流出的方向走,这样,大概不会迷路……吧?

 

可是走着走着,小少年觉得有些不对劲。

 

诶,从刚刚开始,就觉得似乎自己身后,多出了个脚步声,不远不近,似乎一扑就可以扑到自己身上来的那种不远不近。生田斗真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脑子好像一下子就装进了鬼娃娃,贞子,狼外婆等等一堆的知名鬼怪。

 

小小少年被吓得都快哭出来了,苦着张脸抱着必死的决心惨兮兮的回头,然后,在被树叶打的支离破碎的阳光下,看见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少年。

 

说是小少年也不太准确,这个男孩头上顶着对大大的耳朵,和栗色的头发很好的连接在了一起,一脸迷茫无辜的表情看着生田斗真,身后拖着长长的尾巴,一直在轻轻的一摇一摆。

 

“猫咪的尾巴轻摇表示心情愉悦。”

 

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不知道从哪儿知道的冷知识,结果一下子就对面前的妖怪少年产生了好感。

 

——即使没有确定是不是猫妖但是看这样子说不定只是对人类的好奇呢,我应该友好一点。

 

或许生田斗真再大个几岁说不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当成了储备粮,可是十二岁的男孩内心还是天真一点比较好,于是他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生田斗真,你呢?”

 

妖怪少年眨巴眨巴眼,歪歪脑袋,然后大大的耳朵也跟着一偏,(然后生田斗真就被这个动作给萌的击倒了)迟疑片刻,伸出了手,带着些许鼻音,小小声的开口。

 

“……山下智久。”

 

 

虽然跟着溪水走是个好办法但是小孩子果然就是小孩子。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生田斗真还是不出所料的迷路了,于是山下智久默默走在前面带着生田下山,然后生田在背后一直叽里呱啦的讲个不停,从东京繁忙的车水马龙扯到了外婆昨晚上讲的睡前故事,再从班上最好看的女孩子讲到他第一眼看见山下智久与他的尾巴,当他一个人激动的讲到那个大叔的章鱼丸子,山下终于有了反应,他转过身来对着生田斗真略带腼腆的笑笑,说那个丸子很好吃。

 

……生田斗真突然反应过来了为什么自己的章鱼丸子在被这少年追着一阵狂奔后就没有了。他有些气愤,他才吃了一个呢!为什么你就给我吃了两!但下一刻他就释怀了,因为山下智久笑起来真好看,比班上最好看的女孩子还好看。

 

然后爸爸说,看见漂亮的女孩子是要带回家的。虽然山下智久不像是女孩子,但却是最漂亮的,按照爸爸的理论,必须要带回家

 

所以他很没出息很不争气的开口。

 

“你想吃多少吃多少,我把零花钱全部给你,跟我回家吧。”

 

然后生田斗真看见山下智久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睛,好像有些难以置信,可是最后他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说,好啊。

 

小小的孩子大概不明白,有些话说出了口,就是一辈子了。

 

TBC

 


评论(18)
热度(35)
© 音弥 | Powered by LOFTER